愛濰坊 打開

母親的土地——寫在初夏第一場雨后?

來源:濰坊傳媒網 編輯:林峰 2019-07-15 16:48 2019-07-15

昨日的一場雨,暑氣盡退,是初夏的第一場雨。

前些時日,母親舊疾復發,只得臥床。而母親又是個閑不住的人,這躺著對她實在是件難事,“地里的棒子苗該出來了吧?”床上的母親總是望著窗外喃喃自語。

今兒一早,母親便硬是要堅持著下床,說是憋悶的很。其實我知道,她是擔心地里的秧苗。任你百般說辭,母親跟個孩子似的不依不饒。無奈,只得陪著母親前往。

老家不遠,也就一刻鐘的車程。

母親說的“地”,就在村南。父親在時,母親很少去到地里。記得父親是在個春天走的。都說“萬物有靈”,那個春天,本該草木繁茂,而房前屋后的樹木卻顯得蕭瑟。一場大風刮斷了影壁墻邊碗口粗的梧桐,院子里的柿子樹竟然沒有坐下一個果子。

那天,父親穿上母親年前為他買的棉衣,卻依然說冷。我不知道那個春天和以往有什么差異,村南地里的麥子竟長的有些“邪乎”,雖久干旱,卻綠油油的瘋長。父親說“地是通人性的,只要細心耕種,就不會餓著……”而他卻在麥收前走了,那季的麥子收成最好。

自此,那曾是父親的土地,便輪由母親看守。

父親走后,母親的眸子里多了深邃和憂郁,時常坐在老屋廊下望著院子。母親很少外出,話也越發的少,只有去到地里,那話匣子才得打開。

勞作中的母親,有時安靜的出奇,而有時卻突發其聲,開始喋喋不休。“這地還是恁爸種的好……”“今年就該種谷子,既能當飯還能熬粥,荒年餓不著……”,話題從來不曾離開這土地。

對于土地,母親自是珍重,像看護嬰兒,即便是如今年邁,還是堅持著自己耕種。對于種什么,怎么種,年初就開始謀劃,而且安排的妥妥當當。

曾多次勸她“別種了”,每當此時,母親便收起了一臉的慈祥,狠狠的看著你,好像心愛的東西要被奪走了一樣。母親的倔強在此時發揮到了極致,任你如何的苦口婆心。無奈便作罷,“好,你種、你種,我們陪著還不行…”,母親的臉瞬時堆滿了笑。

因為土地,母親便不得離開,我們便經常回去,而及至家門,卻總是吃了閉門羹。四處的尋,待及親戚鄰里都尋了個遍,卻遠遠的看到母親蹣跚著走來,滿臉的笑“我去地里來”。以后,再不見、也不用問,徑直到地里,會在那準準的尋到她。

天開始陰起來,就要下雨的樣子。

喊了母親要走,母親卻全然沒有回的意思,扶腰蹲下,一會撥弄苗子,一會又捏著泥土。“這雨水是夠了,就看缺的苗還能出來不”眼里滿是期待和憐愛。

雨開始下了,打在臉上。忙拿了傘,奔向母親,母親卻全然不顧,從地東頭走到西頭,像將軍巡視“戰場”,表情莊重、目光炯炯。

雨越下越大,拽了母親回到老屋。

老屋還是老樣子。

雨中,院子里的梧桐樹沙沙作響,母親站在樹下仍不肯進屋。樹是父親走后的第一個春天母親種下的,對于這樹,母親似有著特殊的情感,常說:梧桐能引來鳳凰,也能讓逝去的親人記得回家的路。

起風了,風夾著雨絲,拂在臉上,涼涼的。

母親的舊疾是在腰上,久在雨中實在不妥。再喊了母親離開,母親依然沒有走的意思,打濕的發絲貼在額邊,胸前早已是濕濕的一片。

小院里,瓜秧已開始爬蔓,黃花綴滿枝丫,架都沒來得及搭,任其與雜草一起蓬勃生長,即使無人照料,那土地依然保持著昂然生機。

雨,隨風飄落,潤濕了草、濕潤了葉,這腳下的土地也滋潤了。我們都是大地的孩子,在泥土的芬芳里尋找記憶,又恍惚間到了夢里,夢中躺在母親的懷抱,感覺那么暖、那么柔。(李旭)

網友評論

文明上網理性發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

    關于我們 | 廣告招商 | 誠征英才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 | 客戶服務

    監督電話:2998778 新聞熱線:0536-2998776 廣告熱線:2998773 網站/軟件:2998772 客服熱線:8236889

    版權所有 ? 山東天澤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濰坊傳媒網 濰坊廣播影視集團 地址:濰坊市勝利東街85號廣電大廈 郵編:261061 魯ICP備09021188號 魯公網安備 37070002370756號

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

    濰坊傳媒網www.celine-bagonline.com
    魯公網安備 37070002370756號
    愛濰坊 打開
    快播成人电影网